马斯克的“复仇”: 铁了心要毁掉那些披露超级工厂数据的员工

特里普在谷歌上搜索了一下,看到了一篇题为《马丁·特里普:你需要知道的 5 个事实》的文章,里面说他住在内华达州斯帕克斯附近的一个出租公寓里。

特里普担心会有人来找他,就给马斯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。

他写道:「你对公众和投资者撒了谎,这是你应得的下场。

」他的前任老板这次很快就回复了他的邮件。

「威胁我,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,」马斯克回复道。

后来,他又写道:「你应该为陷害别人而感到羞耻。

」「我从未『陷害』过任何人,甚至没有影射过有其他人。

我制作的文件,只是显示特斯拉浪费数百万美元,不顾安全隐患,还对投资者/全世界的撒谎。

」特里普回复说,「让有安全问题的汽车上路,那才叫卑鄙!」几个小时后,一个匿名的枪击案举报电话打到了特斯拉的呼叫中心。

然后古思罗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斯托里警长办公室。

特斯拉还打印了一份传单,上面印有特里普的笑脸和「不允许入内」的字样。

马斯克的“复仇”: 铁了心要毁掉那些披露超级工厂数据的员工

在给警长打过电话之后,古思罗又给特斯拉一直聘用的私家侦探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们去找特里普。

最后,私家侦探在警方之前先找到了特里普,追踪他到了一个赌场。

古因罗说,他的上级告诉他:不要让警察知道特斯拉派人跟踪了特里普。

与此同时,马斯克给《卫报》的一名记者发了一封电子邮件,说:「我刚刚被告知,Gigafactory 接到了一个电话,说他(特里普)要回来杀人。

」这名记者回复道:「我希望你们都平安无事。

」副警长托尼·多森(Tony Dosen)在赌场外的街上遇到了特里普。

执法记录仪显示,特里普走向警察时,浑身颤抖,泣不成声。

然后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开始告诉警察,自从他笨拙地试图揭发世界上最富有和最著名的人之一以来,发生了什么。

「他们一直说我在盗窃数据,」特里普啜泣着说。

」他说,直到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一名记者在看到特斯拉的消息后,打了个电话给他。

他才得知,有人说他威胁要制造枪击案。

「这事有点奇怪,」多森告诉特里普。

「这几乎就像电影中的情节。

」斯托里县警长办公室位于弗吉尼亚,只有一个红绿灯,855 个居民,和一些老西部旅游景点。

整个地区都基本没啥大事,警员常常被人们喊去把浣熊从垃圾桶里赶走。

他们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向当地妓院的每个妓女发放工作许可证。

警长名叫拉尔德·安蒂诺罗(Gerald Antinoro),事件发生几个月后,他在办公室里接受了采访。

对于特斯拉遭遇枪击威胁一案,他似乎感到困惑和好笑。

这名警长说,在警方与特里普对质之后,他们对这个匿名电话进行了调查。

发现这个威胁似乎没有公司说的那么具有威胁性。

打电话的人说,特里普情绪不稳定,但并没有说他正在去工厂的路上。

「你还记得小时候打电话玩吗?」安蒂诺罗问道。

」最后,他们发现,是特里普的一名同事可能打电话举报了这件事。

但特斯拉拒绝提供这名同事的联系方式,于是调查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。

对安蒂诺罗来说,最奇怪的情况之一是,在他告诉特斯拉威胁是假的之后,公司要求他发布一份新闻稿,进行宣传。

他拒绝了,但特斯拉还是公布了这一事件。

在威胁被揭穿后的第二天早上,一名发言人给另一名记者发短信说:「昨天下午,我们接到特里普先生一个朋友的电话,告诉我们特里普先生将要来 Gigafactory『开枪扫射』。

」警长说,媒体知道这件事的唯一途径就是特斯拉。

在被曝光之后,特里普聘请了一名专门处理应急事件的律师,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举报,向特斯拉提出索赔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每年收到大约 10000 份这样的报告。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